离乡记别——致我的故乡河北涯



?

小时候,故乡是

俺姥娘门前的黄瓜藤,

三爷爷院儿里的老枣树,

是天快亮时的公鸡打鸣,

是雨后夏夜的吱吱儿蝉鸣,

是姨爷爷赶着毛驴车的迎来送往。

是炊烟升起后的大锅饭香。

?

?

河北涯

它看着大人们

养儿育女,渐行渐缓

它听着小燕子

叽叽喳喳,冬去春还

它捂着冬麦苗

遮风挡雪,等候着秋日的金黄

它接着离家的游子,

敞开怀抱,抚慰着那份久违的探望。

?

回乡时瞬,

归心像风走了八万里;

此去经年,

离愁像夜,是化不开的一团墨。

小时候,人很小,世界很大。

袁庄都算是河北涯的远方。

现在,人大了,世界还是很大。

起身动辄千万里,大珠小珠迸四方。

?

河北涯,

爷辈父辈出生的地方,

它似一只个头硕大的珍珠蚌,

安详的坐落在京杭大运河的边上,

在日升月起,斗转星移下,

闪耀着微小、恒久的光芒,

它孕育新的希望,

它指引四方游子归家的方向。

?